​啓德教育發佈 《中國留學市場2020年盤點與2021年展望》
2021-01-11 11:42
來源: 深圳新聞網
人工智能朗讀:

​啓德教育發佈 《中國留學市場2020年盤點與2021年展望》


啓德教育留學事業部副總裁 郭蓓

見圳客户端 ·深圳新聞網2021年1月11日訊 (記者 陳彬)2021年1月9日,啓德教育在線發佈《中國留學市場2020年盤點與2021年展望 》,以啓德教育自有客户服務數據為基礎,綜合整理美、英、澳、加、歐洲、亞洲等中國學生主要留學目的地的各類官方數據,梳理出2020年中國留學市場概貌、國內外最新留學政策,以及各主流留學目的地發生的可能對中國留學生產生影響的大事件,並對2021年中國留學市場的發展變化進行了展望與預測。

2020年低齡留學下降明顯,本、碩留學所受影響主要體現在時間安排方面

2020年受疫情影響,簽證辦理和國際通航規模都受到了限制,這也為中國學生赴海外留學帶來了極大挑戰。啓德教育調研數據顯示,疫情及國際環境的共同影響下,“安全因素”成為2020年中國學生在選擇留學目的地時最為關心的因素之一,僅次於“教育質量”。對安全問題的擔憂也導致了低齡留學降温更為明顯,《胡潤2020中國高淨值人羣需求管理白皮書》數據顯示,高中階段出國留學的意願下降五成。

而對本科和碩士階段的留學而言,大部分的意向留學生並不打算放棄留學,而主要是推遲了留學計劃。全球高等教育分析機構 QS在2020年下半年發佈的《新冠疫情如何影響全球留學生白皮書》也顯示,接受調研的三萬名全球留學生中超半數表示留學計劃受到疫情影響,其中中國留學生受到影響的人數最多,佔比66%。在受影響的留學生中,近半數決定推遲留學計劃,少部分決定更改留學目的地,但確定取消留學計劃的人數佔比不足10%。中國留學生決定放棄留學的佔比最少,僅為4%。

2020《美國門户開放報告》數據顯示,2019-2020年,共有372,532名中國學生就讀於美國本科、研究生、非學位及OPT項目,同比增長0.8%,佔國際學生總人數的34.6%。英國高等教育統計局HESA數據顯示,2016/2017學年、2017/2018學年、2018/2019學年中國內地學生註冊就讀英國全日制授課式碩士的人數為49400人,57225人和65400人,分別佔當年留英總學生人數的52.28%、51.84%和53.54%,呈持續增長的態勢。整體來看,碩士留學所受影響相對最小。

近期,中國教育部也正式公佈了2019年度出國留學人員情況統計,2019年,我國出國留學人員總數為70.35萬人,較上一年度增加4.14萬人,增長6.25%;各類留學回國人員總數為58.03萬人,較上一年度增加6.09萬人,增長11.73%。1978年至2019年度,各類出國留學人員累計達656.06萬人,其中165.62萬人正在國外進行相關階段的學習或研究;490.44萬人已完成學業,423.17萬人在完成學業後選擇回國發展,佔已完成學業羣體的86.28%。

全球化智庫與領英聯合發佈的 《2020中國高校畢業生職業發展研究與展望》數據顯示,2019年, U10(清華大學、北京大學、中國人民大學、復旦大學、上海交通大學、浙江大學、武漢大學、華中科技大學、南京大學、中山大學 )畢業生選擇深造的佔比出現大幅上升,達到33.3%,相比2018年增長超過11個百分點。在 U10畢業生深造所在國家和地區分佈中,選擇在國內升學的比例從2014年的25.8%逐年下降到2019年的19.2%;而選擇出國留學的比例則逐年上升,2019年達到80.8%。

英國、日本、德國留學升温,託福、雅思等語言考試逐步恢復

2020年,英國沒有爭議地成為中國學生留學目的地的“首選”。啓德教育《新常態下的留學現狀報告》調研數據也顯示,英國已連續兩年成為中國留學生的意向目的地首選。作為英語發源地與世界各地皇室留學的首選目的國,英國名校林立、課程選擇豐富、教育質量全球領先,高等教育階段學制短以及2021年夏季即將恢復的 PSW工作簽證( Post-Study Work Visa ),更讓英國留學別具吸引力。據英國高等教育統計局 HESA數據顯示,2018/2019學年中國內地學生赴英國留學總人數創下歷史新高,超過12.03萬。另據英國大學招生服務中心 UCAS數據顯示,截至2020年6月30日,申請英國大學本科的中國內地學生,較2019年同期增長23%,達2.4萬人。

對於準留學生們來説,日本、德國這兩個國家,在2020年顯現出比較穩定有秩序、安全且友好的特點,加之在高等教育質量方面一直就有的諸多優勢,諮詢意向和申請熱度較往年相比顯著升温。對於中國留學生來説,日本具有教育資源豐富、升學途徑多樣、錄取機制靈活、地理位置及文化親近、少子化帶來的諸多潛在就業機會等優勢。日本學生支援機構( JASSO )的統計數據顯示,截至2019年,日本的國際學生數量已連續7年保持增長,總人數達到31萬。其中來自中國內地的學生人數超過12萬,佔比近40%,穩居外國留學生之首。

提倡“全民教育”,公立大學免學費的德國,也是中國學生出國留學的重要目的地之一。據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(DAAD)和德國高等教育與科學研究中心(DZHW)共同發佈的《科學大都會2020》報告顯示,赴德國留學的中國學生人數從2012年的23883人增長到2019年的39871人,佔外國留學生總數13.2%,增幅平均每年為8.4%,中國穩居德國第一大留學生來源國。

受疫情影響,中國香港求學顯現出地緣優勢,加之2020年香港的社會經濟秩序逐步改善,中國內地學生赴港求學意向也在回暖,啓德教育客户諮詢數據顯示,自2020年4月起,香港求學諮詢的數量開始逐步回升,進入7月,香港求學諮詢數量較上月環比增長了21.98%,明確赴港求學意向的諮詢較上月環比增長30.77%。對於中國內地學生來説,香港在教育質量、求學時長、求學成本、求學距離等方面,始終具有難以比擬的獨特優勢。香港自資專上教育委員會統計數據顯示,2017/2018學年、2018/2019學年、2019/2020學年中國香港高校非本地生就讀授課型碩士課程的人數分別為14400、17500、20100,呈逐年增長的趨勢。 

繼全國範圍內取消雅思,託福,GMAT以及GRE考試後,多鄰國考試語言成績陸續被多國/地區認可。據多鄰國英語測試官方介紹,目前全球已有超過2500所高校接受多鄰國英語測試的成績,絕大多數院校均為“長期接受”,包括:耶魯、杜克、帝國理工、倫敦大學學院、伯明翰、新南威爾士、麥吉爾等。僅有極少數院校目前狀態為“暫時接受”,多鄰國官方也正在與這部分院校積極溝通,力爭將“暫時接受”變為“永久接受”。

自2020年7月起,雅思、託福、GRE、GMAT考試逐步恢復。2020年12月,ETS官方也將5月發佈的托福考試家庭版“Special Home Edition”更名為“ Home Edition”,且成為長期的考試選擇,每週的週日至週三都能進行考試。託福在家考和考試中心的托福考試享有同樣的全球認可度,考試體驗及考試質量,信度和效度。

“雙循環”背景下高端製造業扶持力度加大,理工科留學申請持續攀升

在“雙循環”背景下,中國不僅計劃加大芯片投資力度,還將增加對其他高端製造產品的投資,包括5G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新能源、生物醫藥等。這些行業也被視作黃金賽道,具有跑道長、天花板高、符合長期趨勢的屬性,隨着行業市場的規模持續增長,海歸人才的需求量也將進一步提高,理工科人才無疑是這些新興產業最渴求的財富基石。

2020年1月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持續發展新經濟,人工智能、5G與大數據、互聯網、物聯網行業的發展受到重視。Lockin《2020海外人才職業發展分析報告》調研數據顯示,互聯網企業仍然是留學生們迴歸後的首選行業,同時也是對海歸人才需求最高的行業。其中排名前三的崗位包括軟件開發、產品經理和數據分析。

據啓德留學客户服務數據顯示,自2018年以來,理工科留學申請數量一直呈上升趨勢,2020年因疫情影響,整體留學申請數量出現了明顯下降,但理工科專業的留學申請在所有留學申請中的佔比仍保持上升趨勢。2020《美國門户開放報告》數據也顯示,中國內地學生理工科留學量佔中國在美留學總量的49%。來自中國內地的372,532名學生中,就讀人數最多的是數學與計算機科學專業,佔比達21.2%,其次是工程類專業(17.5% ),物理與生命科學(8.4% )排名第五。英國大學和學院招生服務中心UCAS數據顯示,工程技術(40,250 )是2020年英國非歐盟學生本科申請人數最多的專業之一,與2019年相比同比上升6.7%。 HESA數據顯示,2018-2019年度英國生物科學、工程技術學、醫學相關學科、物理科學類專業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。

2021關鍵詞:留學市場復甦,研究生留學有望反彈,申請競爭悖論化

隨着疫苗研發不斷取得新進展,多國啓動大規模疫苗接種計劃,國與國之間正在恢復開放、互信、合作的國際關係。 QS 《新冠疫情對教育的影響》對準留學生的調研數據顯示,選擇2021年入學的學生比例逐漸上升,2020年11月,67%的學生表示計劃在2021年入學,18%計劃於2022年入學。

另據瞭解,2021年全國碩士研究生報考人數377萬,而2017-2019年碩士研究生錄取率卻在逐漸下降,考慮到國內就業與考研的壓力,不少大學生以及在職人士,仍將出國讀研提升學歷背景與求職競爭力視為重要的人生規劃,隨着大環境的改善,出國讀研或將出現反彈。此外,一部分在疫情期間只能通過網課完成學業並獲得學位的留學生,會考慮再讀一個專業的學位課程,特別是學制較短的留學目的地,“雙碩士”留學生人數會有所增加。

《報告》指出,疫情對申請的影響,也導致了在多國 /地區聯申與申請競爭之間,形成了一組悖論。一方面,受疫情與簽證政策的影響,2020年秋季入學的學生選擇推遲到2021春季或者2021秋季入學,這勢必會佔用2021年學校招收新學生的名額,2021競爭激烈程度會因此提升。此外,國外高校的錄取方式和錄取標準也在不斷調整,2020年,英國、澳大利亞的一些高校開始不再採用滾動錄取先到先得的方式,而是根據學生背景和成績綜合評估後擇優錄取。大多數美國大學不再強制要求提交標化成績,而採用 Test Optional政策,申請人的科研能力與實習經歷等軟實力更顯重要。

另一方面,為了提升申請成功率,一部分原本單申請美國或澳大利亞的學生選擇聯申英國、加拿大等其它國家與地區。2020年啓德留學客户服務數據顯示,66.10%申請美國高校理工科的學生聯申了其它國家及地區,其中聯申英國的佔比最高(41.86%);64.96%申請澳大利亞高校理工科的學生聯申了其它國家與地區,其中聯申英國佔比最高(45.12%),其次是中國香港(17.07%),這也加劇了英國、中國香港等名校申請競爭的激化。因此,啓德留學也反覆建議,在這樣的大環境中,要早規劃,早申請,儘早獲得申請結果,為名校選擇留出充足的時間和空間。如部分院校申請失敗,也可以儘早調整申請策略,繼續爭取名校錄取。

[編輯:陳彬]